www.pj8.com

吴孟达,从清俊的胡铁花到可爱的达叔,他是永远的童年记忆!

字号+ 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彩票网站葡京 2018-08-21 16:26 我要评论( )

在《新乌龙院》的首映发布会上,吴孟达抱起吉他在台上配合唱《吻别》,重现老版《乌龙院》的经典桥段。 他照样是那副精神抖擞、搞怪无厘头的模样,变了的是,现在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,年近70岁的老人了。更难想象,前几年,他还因为心脏急速衰竭,屡次传出死

  在《新乌龙院》的首映发布会上,吴孟达抱起吉他在台上配合唱《吻别》,重现老版《乌龙院》的经典桥段。

  他照样是那副精神抖擞、搞怪无厘头的模样,变了的是,现在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,年近70岁的老人了。更难想象,前几年,他还因为心脏急速衰竭,屡次传出死讯。

  发布会最后,大屏幕上出现了吴孟达从影45年来的角色集锦,着实来了一波情怀满满的回忆杀。他在台上说,感谢观众还愿意赏他口饭吃,演戏是他生存的最大意义,他不会退休,还要再演50年!

  “我离不开我的表演,我非常喜欢表演。很多人都问我,都快70的人了,你怎么就是爱表演,虽然我几年前生病了,心脏不好了,但是我一直还在关注电影,关注我们中国电影的发展。我是超喜欢当演员的,其实很早就可以当导演或者当幕后,但我就是不愿意去。”

  90年代初,吴孟达和周星驰的《赌圣》《逃学威龙》在大受欢迎,引来导演朱延平的关注。他从特地跑到香港来找吴孟达,促成了他们的第一次合作《逃学外传》。

  朱延平是版的“王晶”,拍片速度快到一年最多可以推出5部影片。拍摄《逃学外传》,吴孟达从头到尾连主演林志颖的面都没见过,仅花四天半就拍完了自己所有的戏份。

  “我都吓一跳,出来效果还是挺好的”,之后,吴孟达又和朱延平合作了《笑林小子2:新乌龙院》,这是他们的第二次合作,也开启了火遍录像厅时代的《乌龙院》系列电影。

  《乌龙院》当年一推出,就在旋风般拿下1亿台币票房,大破纪录。“当年有很多港戏,前面那几个破纪录的几乎都有我”,吴孟达回忆,“但是我和郝劭文、释小龙演的《乌龙院》排在第一名,比我跟周星弛合作的还要高!”

  隔年,他们趁热打铁再推续集《无敌反斗星》,一样大卖座。不止在港澳台,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,泰国这些东南亚地区,只要电视台一播出,收视率都非常高。

  20多年后,华语电影格局大变天,北上合拍是大势所趋,《乌龙院》系列这时候顺流而上迎来第三部,面对当下市场语境,首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质疑:是不是贩卖情怀,是不是在炒冷饭?

  达叔是这样解释的,“虽然是新瓶装旧酒,但每一段时间,每一个电影都一定有它新的创作,新的经典”,在他眼里,“电影是一个巨大的梦工厂,要随着时代的变化有不停的创意,那才叫好玩”。

  这回,他扮演的不再是老版里痴情憨厚的大师兄,而是乌龙院的住持院长长眉师父。这个角色在戏里是网红主播,时不时就拿起手机搞直播,达叔对这些新鲜流行事物倒很感兴趣,抖音、快手,他说他现在都懂了。

  另一个是对系列角色的再创作,“以前壮年时候演的大师兄是糊涂装聪明,什么都不懂,就装自己很了不起,现在老院长刚好倒过来,明明心里很明白,他在装糊涂”。

  因此,我们能在电影里看到这样一个吴孟达,也是我们最熟悉的吴孟达:从头到尾都是笑眯眯的样子,生气的时候也要笑眯眯的。

  朱延平、吴孟达和郝劭文,这是老版班底,新版再加入王宁、孔连顺、宋小宝等一票内地喜剧演员。开心麻花+万合天宜+本山传媒,《新乌龙院》这个IP几乎把华语电影圈最大众化、最接地气的喜剧团队攒到了一起。

  他认为,香港喜剧、喜剧和内地喜剧没有区别,喜剧语言全世界共通。“喜剧最好的地方就是连对白都不需要,可能就一个眼神。像查理 卓别林,没对白的一个年代,就是靠身体语言表演出来,这个是喜剧最可爱,最珍贵的一面。”

  “我们中国内地现在空间大的不得了,什么都比香港进步,制作费用也比香港高,整个市场大香港上千倍,上万倍。香港太小了,懂的东西也只局限在香港的文化,真正的历史,古典的文化,其实我们香港人不太深入。所以我们一直强调拍的是商业性的电影,那些比较有深度的喜剧、戏剧,香港人拍不到。”

  1973年,吴孟达报考香港TVB艺员训练班,报考理由竟是觉得自己外形很俊俏,当然,母亲的极力鼓动也是主要原因。之后,他就和周润发、林岭东等一道进入训练班学习。毕业后,吴孟达和周润发一起当临时演员,直到电视剧《楚留香传奇》,他才因“胡铁花”一角初尝爆红滋味。反倒是周润发,因为身高太高只能继续在片场跑龙套。

  出道不久就大红大紫,那段时期的吴孟达,完全膨胀了。天天跟老板花天酒地,他形容那时候的生活就是“、烟酒、女人”。糜烂的结果,就是让他欠下一债,遭TVB四年雪藏。无戏可拍,最苦的时候身上只剩买一包烟的钱,他一度想过。连师弟杜琪峰那时候都批他是“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”。经历过大起大落,也要迎来洗心革面。

  吴孟达利用这段时间潜心钻研表演,他看电影,看书,也研究剧本,之后终于靠《新扎师兄续集》咸鱼翻身。

  他在这部电视剧里出演教官,和梁朝伟演对手戏。据他所说,有一场两页纸的戏,他看了有两百次,就为了在戏中训斥梁朝伟时演出“嘴巴在骂他,眼睛却在疼他”的感觉。

  “每一场剧本,每一句对白,我可能看超过50次。以前最疯狂的时候,看过200次。为什么看那么久?我是记性不好吗?不是。基本上看五六次,我大部分都能记住,但是我要不停地从角度去演绎,所以要不停的看剧本,不停的赋予它更大的生命力。”

  现在,他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:拍戏前晚细读剧本,拍戏当天就不带剧本去现场。他说拍《新乌龙院》的时候是,以前和周星驰合作的时候更是,“不用为了镜头,不用为了情节,也不用为了对白烦恼,就是都吃透了,然后在现场看有什么能互相擦出火花,演一些跟对手好玩的,捉弄对象的,突然间来一下,给对手反应不及的。”

  和周星驰的合作是从《他来自江湖》以及《盖世豪侠》开始。那时候,戏里的他们,是父子和师徒,戏外的他们,是住对门的邻居,是去片场前总要一同在车里讨论表演的兄弟。

  电影里,吴孟达被周星驰误打,他穿着女人的衣服一边口吐白沫一边说,“没事啊,那就走咯”,这个搞笑桥段就是他的临时设计。还有经典形象“三叔”,周星驰一喊“三叔”,他就像抽风一样发作,全身抖动,这不是空穴来风,是他自创的表演风格,还把这命名为“先天性失控症”。

  即兴创作+默契配合,他们就在一唱一和,一张一弛间纵横了四海,成了香港影史最为经典的银幕搭档。

  在大众眼里,吴孟达可能就是电影里周星驰旁边的“小跟班”,从影以来,他也几乎没演过男主角。他丝毫不介意戏份的轻与重,“主角跟配角,我是一样的对待,一样的付出,不会说主角我更紧张或者是配角我就随便演,没有,绝对不会。”

  前段时间,他又去一部大电影《韦爵爷》里客串,再次演绎海公公。在电视剧《小宝与康熙》和电影《鹿鼎记》里,吴孟达已经演过两回海大富,都是逗趣、癫狂模样。这次,他似乎要朝着阴险、凶狠的相反方向去重新诠释。

  “喜剧、闹剧、悲剧、正剧,我什么戏都拍过,还能拍什么呢?”他说自己不想做重复,但无奈演过的角色实在太多。即便是旧作新拍,重演角色,或是客串参演,他都相信还有很大的范围和空间去完成更好的表演。

  “我是不停的想演,不停的希望有创作,这样会让自己更年轻。活在影视圈里,每天有一票人陪着你玩,陪着你聊,非常尊重你,这是人生最大的乐事,也是自己喜欢的工作。”

  谈起最满意的角色,他列了四个:《赌圣》里的三叔、《武状元苏乞儿》里苏灿的父亲、《鹿鼎记》里的海大富,还有,www.pj8.com《天若有情》里的太保。

  塑造过一大堆经典喜剧角色,可迄今为止,让他拿下唯一一座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,却是靠《天若有情》里的这个悲剧小人物。

  他说,这辈子的最大遗憾是没演上《搭错车》,他太想扮演那个悲情的哑巴爸爸了。在他看来,电影版孙越和电视剧版李雪健的表演都很棒,但从身体语言到眼神细节,他自认还有有别于他们的表演方式。

  2006年,在综艺节目《剧风行动》里,他就过了把《搭错车》的瘾。不过只是节目里的一个演戏小片段,他也要入戏又入神。他那收放自如的苦情演技虽然没在心心念念的《搭错车》里实现,但在《天若有情》里有,在后来的《少林足球》的足球教练身上,更能见着。

  影响他最深的电影也不是喜剧片,是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和侯孝贤的《恋恋风尘》,“这两部我看过50遍以上,都有录影带,几乎天天有空就看,从里面学一些东西。”

  “不喜不愁的,唱啥呢?”《黄土地》里的这句对白,他说自己永远记得,“那种语调真的很孤独,很流浪,就是会打到你心里面的,整个氛围太痛苦了。”

  还有《恋恋风尘》,出生在厦门的他,或许就在这部电影的乡土气息中激起了自己对闽南的回忆与乡愁。

  看多了达叔在喜剧电影中“先天性失控症”一般的抽疯样,却忘了台下的他,竟也是那么沉着、平和,甚至愿意去拥抱孤独与寂寥。

  “周星驰的黄金搭档”、“香港电影的万能配角”,王晶还评价他是“能演大喜剧,也能演大悲剧,一个真正有演技的好演员”,更有人说,他就是“中国的摩根 弗里曼”。

  采访最后,我们把这个人生总结式的问题抛给了他,他很快收起了笑脸,思索了几秒说,“希望观众还能记得我,希望观众还有‘吴孟达’这个印象”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